註冊

從“地攤經濟”中看“地攤文化”


來源:鳳凰網遞四方a集運倉綜合

2020年全國兩會上,李克強總理關於“地攤經濟”的一席話讓全民都激動了起來。總理表示,地攤經濟、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,是人間的煙火,和“高大上”一樣,是中國的生機。沒有百姓便利的生活條件,大城市就會萎縮,流通業發展也就失去了根基。

政府説:“地攤”是一種經濟;

歷史説:“地攤”是一種文化;

老百姓説:“地攤”是一種生計。​

2020年全國兩會上,李克強總理關於“地攤經濟”的一席話讓全民都激動了起來。總理表示,地攤經濟、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,是人間的煙火,和“高大上”一樣,是中國的生機。沒有百姓便利的生活條件,大城市就會萎縮,流通業發展也就失去了根基。

回顧歷史,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與地攤經濟密不可分。追溯到原始時代,人們沒有貨幣概念,常常用自身覺得合適的價值進行“以物換物”。由此可見,“地攤”的雛形在當時就已經初現了。

資料圖片來源網絡

《周禮》記載:“左祖右社,面朝後市”,表明西周就已經有了相對固定的可以擺地攤的場所。隨着社會生產力的不斷髮展,商貿往來越發頻繁,商鋪經濟與地攤經濟更是雙向同步發展。

圖片來源:故宮博物院官網

地攤經濟的巔峯時期莫過於宋朝,以宋仁宗(對,就是《清平樂》裏的趙禎)為例,下令取消宵禁,允許24小時營業,放開經營場所的限制,流動攤販迎來了黃金期。《木蘭辭》中“東市買駿馬,西市買鞭鞍,南市買簪頭,北市買長鞭。”也從側面表達了地攤經濟可以滿足百姓所需。北宋畫家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則更直觀的為後人展現了地攤貿易的繁榮,放眼畫卷一片市井繁華,販夫走卒,你來我往,挑擔支攤,你賣我買,更顯示出了當時社會大部分小羣體人們的經濟來源自“擺地攤”。

地攤前的“潮人兒” 於卓君 攝

“地攤經濟”不僅限於歷史,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,更是一種傳承,甚至可以被稱為“地攤文化”。

改革開放後,個體經濟復甦,之前幾乎已經絕跡的小商小販或走街串巷,或練攤賣貨,重新出現在市場經濟浪潮中,地攤經濟也一直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中。1983年,一羣受到改革開放感召的瀋陽人,在瀋河區正陽街大舞台馬路邊擺起了地攤兒,這個20多人的地攤兒經營方式就是今天的五愛市場前身,後期的棚户式攤位更是成為了瀋陽人民的回憶。作家木青創作的長篇紀實小説《五愛街》拍攝成同名電視劇在中央電視台播放後,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好評。

瀋陽市彩電塔夜市 於卓君 攝

作為瀋陽人,你是否還記得推車叫賣的皇姑雪糕,學校門口擺攤老奶奶的糖稀,拿着玉米、大米等着崩爆米花的大爺,鄉鎮上的大集市,又或是隨着時間的推移,早晚地鐵口、家周邊叫賣的商販,甚至是夜市經濟的飛速發展,無不證明由“地攤經濟”衍生出來的“地攤文化”早已在我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。

一個政策拉動的是整個生態,地攤經濟同樣需要理性迴歸,規範管理,以絕佳的姿態呈現出精彩紛呈的“地攤文化”,因為這裏承載着歷史、時光、流年和浮生。(鳳凰網遞四方a集運倉 常虹/文)

[責任編輯:於卓君]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
鳳凰遞四方a集運倉今日推薦
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